欧洲行居高临下喊话,效果适得其反_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心概括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 中心概括 > 正文

欧洲行居高临下喊话,效果适得其反

发布时间:2019-06-10 16:07 浏览数量:

欧洲行居高临下喊话,效果适得其反

4月初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大约12名来自欧洲和其他盟国的外交官与美国同行聚集在国务院的一个会议桌旁。美国的外交官们敦促盟友签署一份谴责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联合声明。但很快,无论是欧洲人还是来自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一小群其他国家,都不准备“跟风”。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6月4日刊发题为“美国在与中国的战斗中正在失去欧洲”的文章中披露了发生在华盛顿的这场秘密外交的一幕,“对欧洲人来说,美国国务院的会议是他们所认为的白宫对待中国错误的零和方法的另一个迹象……这次会谈是欧洲不愿与中国对抗的最新迹象。”文章写道。
作为美国外交系统地最高级别官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的欧洲之行再度延续了这一“零和思维”。不论在英国、瑞士、荷兰还是德国,他都不断强调“中国威胁”,但鲜少关心欧洲伙伴国家的利益关切。
蓬佩奥似乎信心满满,每到访一个国家,他都要在公开场合或者媒体上把类似的指责多次重复,相信自己能够说服英国、瑞士、荷兰与德国的民众和官员们在对华事务的立场上同其站在一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蓬佩奥的言论或缺乏证据支撑,或经不起推敲。
显然,这位中央情报局局长出身的国务卿动辄把外交的语言艺术与严密逻辑暂时丢在一旁。
两个月之前,蓬佩奥访问智利等拉美国家期间也选择对中国和中拉关系发表不友好言论,那时中方就提醒他“谎言就是谎言,说上一千遍还是谎言,蓬佩奥先生可以休矣”,如今故技重施,但欧洲国家同样没有屈服于美方的压力。
在访问期间与德国外长马斯的联合记者会上,蓬佩奥威胁说美国将减少与使用华为技术和设备的国家分享情报。马斯直接回应说,德国已有很高的安全标准,只要符合这个标准,德国就不会排除参与竞标的公司。
马斯的这一表态背后是具体数据的支撑。据路透社7日报道,代表了750家移动运营商利益的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的行业分析报告显示,禁止从中国供应商购买通信设备,将使欧洲5G网络成本增加约550亿欧元(约620亿美元,4287亿人民币),并将导致该技术的推出延迟18个月左右。
“作为国务卿,蓬佩奥的前任们更多强调对话,尽管有分歧,还是应该通过对话的方式来解决。”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现在蓬佩奥采取的方式是‘隔空喊话’,搞‘麦克风外交’,把言论通过各种场合来放大,这种方式的效果实际上是适得其反的,因为这不是真正的对话,而是居高临下的喊话。”
中国公司=安全风险?
蓬佩奥此次欧洲之行,大谈西方国家允许华为参与5G建设的“风险”,称若使用华为设备,公民的隐私和数据保护就无法得到保证,华为5G设备存在的网络风险不可能被降低,也无法再获得信任,并表示美方将致力于让更多国家和公司理解华为的风险,相信更多公司会停止与华为合作。
对此,德国、英国、法国、新西兰等西方主要国家对此早有明确的表态。
今年2月,英国信号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GCHQ)下属的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 NCSC)主任夏兰•马丁(Ciaran Martin)在布鲁塞尔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他有信心认为,如果部长级官员们决定让华为参与未来的5G网络,英国网络安全部门可以管控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构成的任何风险。
几乎同时,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对媒体表示,华为从未被排除在新西兰5G网络建设之外,但她也强调,采用华为设备的新西兰电信服务商斯帕克电信公司必须减轻“安全隐忧”。对于美国威胁如果五眼联盟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采用华为设备美国将终止与其共享情报,阿德恩则表示虽然“五眼联盟”共享情报,但是在华为5G方案问题上,新西兰会做出自己独立的决定。
世界第二大移动运营商沃达丰首席执行官(CEO)尼克·里德(Nick Read)在2月25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美国要求规避使用华为产品,那么美国“应该拿出证据给欧洲看看”。
今年3月,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表态拒绝美国提出的把中国网络设备供应商华为公司排除在德国5G网络建设之外的要求。“有两件事情我是不赞同的:一是公开讨论这些非常敏感的安全问题;二是因为一家企业来自某个国家就将其排除在外。”她说。默克尔还呼吁接受中国的进一步崛起,而不是去对抗它。
5月16日,德国联邦网络管理局局长约亨·霍曼再度明确德国的立场,他在该机构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反对将中国企业华为排除在德国的5G建设之外,同时强调所有企业必须遵守严格的安全要求。
就在蓬佩奥6日接受采访前后,巴西副总统莫朗、沙特阿拉伯通讯和信息技术部大臣阿卜杜拉·施瓦哈也先后代表本国政府表示不会排除或者限制华为参与本国建设,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更是公开表示将“尽可能多地使用华为技术”。
除了相关政策立场,权威研究数据更具有说服力。据路透社6月7日报道,代表了750家移动运营商利益的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的行业分析报告显示,禁止从中国供应商购买通信设备,将使欧洲5G网络成本增加约550亿欧元(约620亿美元,4287亿元人民币),并将导致该技术的推出延迟18个月左右。
阮宗泽认为,美国以所谓自身的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华为等中国企业采取封堵的手段,却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其逻辑只是单纯地认为因为是中国公司,所以就有风险,就存在安全问题。
“这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些言论忽略了这几年对美国的盟友们伤害最大的其实就是美国自身的情报问题。无论是斯诺登还是‘棱镜门’,都证明了一些问题是大面积存在的。”他说道。
澳大利亚著名智库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亚洲实力指数报告》项目总监埃尔维•莱亚希欧(Herve Lemahieu)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事实上,美国无法劝服亚太地区的其他国家不和中国开展贸易合作,同时也没有为这一区域其他国家提供替代性经济合作措施。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近日撰文抨击了美国“流氓超级大国”的外交语言——先前是一言不合就“退群”,现在又加上了一言不合就“制裁”。
阮宗泽说,蓬佩奥的这些言论展现出,不允许其他国家在先进技术上出其右,认为谁掌握了这些技术谁就对其是一种威胁。
关于“债务陷阱”的陈词滥调
6月6日,蓬佩奥在接受瑞士《世界周报》采访时再度老调重弹中国有意制造“债务陷阱”,先给某个国家提供贷款,等该国无法偿还债务时再趁机侵吞对方资产。
此前,包括斯里兰卡总理拉贾帕克萨、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肯尼亚总统肯雅塔等作为当事国已经直接出面予以澄清与批驳。
而西方学者的研究更是对此问题有着深度的剖析。
据美国威廉·玛丽学院AidData数据库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AIS学院Brautigam教授带领的CARI团队搜集的数据显示,西方舆论普遍夸大了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资助规模,其实世界银行一直承认自己对非洲提供最多的发展援助。这成为西方舆论认为非洲国家对中国有债务依赖的一个重要原因。
相关研究显示,中国政府和企业尽管购买大量能源矿产,但很少拥有非洲国家的资源拥有权,例如在安哥拉,中国虽然进口49%的石油,但大部分石油所有权在美国公司手中,中国公司只有不到10%的份额。相关数据也显示,大约有三分之一中国贷款要求或允许非洲国家以能源和矿产,或者农产品,例如咖啡豆,作为还款。中国这样做的主要原因不在于资源控制,而是为了抵御风险。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早期吸引外资的重要方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借贷的很多日本资金都是用自然资源来还贷。
阮宗泽表示,蓬佩奥的这些关于所谓的“债务陷阱”的言辞已经是陈词滥调了,没有任何新意也没有什么说服力,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美国知名投资数据咨询公司荣鼎集团在最新研究报告中对中国与债务国互动情况作出评价称,中国与债务国在过去10年间重新协商了高达500亿美元的到期债务,多数国家得到债务减免或延期。相较之下,西方所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就没那么温和了。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正式发布了《“一带一路”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关注了有关国家的债务管理能力和融资机构的投融资决策科学性。
用更多合作成果来回应谬论
上述这些声音与客观事实都没有改变蓬佩奥持续污蔑中国的计划,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忽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26日刊发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教授兼主任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的文章就坦言,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美国应该从自身的问题进行反思,而不应该将矛头指向中国。
对于蓬佩奥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美国企业被迫通过交出技术换取在中国经商的言论,萨克斯在他的文章中也有批驳,他指出,落后的国家通过学习、模仿、购买、外国投资、广泛使用非专利知识等多种方式升级其技术。美国在19世纪初就曾不懈地采用了英国的技术。当任何一个国家希望缩小技术差距时,它都会从国外招募专有技术。而技术领导者应该知道他们不应指望通过保护来保持领先地位,而是应通过不断创新。
萨克斯还指出,如果中国只是一个5000万人口的小国,那美国会将其发展视为“伟大的发展或成功故事”,但中国如此之大,且批评美国妄图自命不凡地管理世界。于是,中国就成了一个“问题”。
6月6日也撰文指出,所谓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崛起中的经济体为掌握最新科技而进行的必然尝试。西方的弊病也并非由中国崛起引发。西方的弊病更多地是反映了西方国内精英的冷漠和无能。
阮宗泽指出,蓬佩奥近来对华负面表态越来越多且集中,主要是因为他作为特朗普团队核心成员希望展现他对华极限施压的组成部分。眼下中美经贸磋商遇到挫折,美方开始大造舆论,试图做到“先声夺人”,把遇到挫折的责任归给中国。
沃尔夫评论认为,应对中国崛起的正确方式应该是将竞争与合作结合起来。与中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坚持自由、民主、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全球合作等价值观,并用尊重的态度对待中国。但美国却在错误的领域、以错误的方式攻击中国,而且还攻击美国盟友,摧毁支撑美国领导的战后秩序的机构。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6月7日在俄罗斯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也发言道,虽然自己一些领域的观点可能与中国政府不同,但“保持客观,避免因为言论和表达方式过于情绪化而影响我们做出公正合理的评价”是非常重要的。
“这些才是蓬佩奥先生更应该看到的,”阮宗泽说,“对其发表不实言论我们会做及时反驳,但实际上也没有必要与他形成争执和辩论,而是更多地用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成果来做回应,专注于我们自己的事情,着眼长远。”
5月18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应约同蓬佩奥通电话明确表达了两层意思,“我们敦促美方不要走得太远了,应当尽快改弦更张,避免中美关系受到进一步损害。历史和现实表明,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

电邮: sheng6665588@gmail.com
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19  京ICP备06028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