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职工园地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 职工园地 > 正文

成亮做好准备或告别职业足球 到法院必问昆陆1句话

发布时间:2019-09-12 12:44 浏览数量:

9月4日这天上午,成亮在手机上收到了法院的通知。

9月4日这天上午,成亮在手机上收到了法院的通知。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体育

  我们相约在古北的茶室,外面时阴时雨,谈话时断时续。他心里恐怕是有很多情绪,但表达得并不顺畅。他只是翻来覆去念叨,自己或许命该如此。

  今年4月18日,成亮从中乙昆陆俱乐部下课。时隔4个月,一篇控诉他涉嫌权钱交易、操控比赛、以及带队酗酒至凌晨的报道出现在网络。事态发展很快呈失控局面,中国足协也暂停了他的讲师资格。他觉得,自己必须拿起法律的武器了。

  成亮随后以侵犯自己名誉权为案由起诉昆陆俱乐部,直到9月4日,收到了普陀区人民法院的受理书。

成亮做好准备或告别职业足球 到法院必问昆陆1句话

  从下课至今将近5个月的时间,他一直处于赋闲在家的状态。而离开上一个东家四川九牛之后,他也几乎花了相等的时间才等到来自昆陆的邀请。下一次的执教机会,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成亮的尴尬反映出了中国本土少帅普遍的存在之难。作为一个既没有资历,也全无背景的本土教练,想在中国的足球圈子里干出点成绩来是很困难的。在急功近利的大环境下,俱乐部投资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收到回报。中超是这样,中乙甚至更甚。教练们得到的时间和耐心都相当短暂,而赋闲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对于成亮,事情又更复杂一些。背上了这样的“污点”,他可以预见到自己在未来的日子里,将很难再得到其他俱乐部的青睐。他说,自己现在已经作好了最坏的准备——从此告别中国职业足球。

  “嘿,也太看不起人了!

  成亮第一次尝试做教练是在2010年。

  “这年布拉泽维奇来了,要培养新人,让我退役。我前一年刚进过国家队,状态其实是很好的。”

成亮做好准备或告别职业足球 到法院必问昆陆1句话

  是年他33岁,开始在预备队做教练。带了半年,被人告状,说他收球员钱。他一光火,去了深圳继续踢球。在那里帮助球队成功保级,但也付出了代价。断掉三根掌骨,当时植入的钢板直到现在还留着。

  后来他想,自己那时为什么要走?当然,是为了自证清白负气出走。“但其实如果当时不响么也就这样过去了,留下来就是了,老板也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没拿过钱就是没拿过,又不怕查的。”他觉得,自己还是太骄傲了。“我想想,其实在这个圈子里,我应该是很不受欢迎的。这些年吃亏,很大程度上也是我的性格造成的,怪不了别人。我是那种非黑即白,要把是非分得很清楚的人。就像这次在昆陆,俱乐部觉得比赛出现诡异场面,聪明的教练可能就顺着他的意思了,但我就要据理力争。”

  后来在昆陆对他的“指控”中,有一项是说他的助教威胁球员给自己转钱,数目是“四、五千”。在成亮看来,“你说我的助教就是在说我,毕竟人是我带过去的。而且拿几千块钱说事,嘿,也太看不起人了!当年进个申花预备队,要十万都肯给啊!我那时候不收钱,现在跑来云南看得上这几千块哦?”

  他在申花做预备队教练的时候,有球员家长找到他塞钱开后门,被他一口回绝了。成亮想到自己当年踢球的时候也被母亲领着去求过教练,“以前的事对于我一直是个阴影,所以我现在坚决不要。人家爸妈的钱不是钱啊,有机会么就人家一个,做啥啦,一定要收钱啊?”知道成亮不收钱,有球员就想出别的办法“孝敬”教练。“还有人搬了一个大箱子到我房间来,我吓一跳,问他‘这是啥?’他说,‘酒。’我把他赶出去,‘你当我酒鬼啊?出去出去!’”

  他问,“《亮剑》看过哇?里面有一段我感触老深的。楚云飞是一个不克扣下属军饷的长官。但他说,自己只是做了基本的,难道仅仅不克扣下属军饷就是一个好长官吗?同样,仅仅因为我不收钱就说明我是一个好教练吗?”他觉得,自己也不过是做到了基本该做的。

  “我不愿给他们摆盘子”

  成亮是2012年正式退役的,当时摆在他面前的——正如摆在绝大多数退役球员面前的那样——有两种选择:在高级别球队里从助教做起,慢慢积累沉淀,跟着外教学点东西;或者选择一支低级别球队做主教练。

电邮: sheng6665588@gmail.com
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19  京ICP备06028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