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_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 新闻动态 > 正文

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发布时间:2019-06-26 09:46 浏览数量:

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两年前,国内共享单车行业的泡沫仍在酝酿的时候,摩拜与ofo等品牌野心勃勃地将海外市场首先选定在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
但好景不长,与共享单车一起出海的还有泡沫背后的巨大困境:供过于求,管理不善。最先受创的是新加坡本土品牌oBike,该品牌在2018年进入了清盘状态,7万辆自行车成为废铁,在回收站堆积如山。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福建厦门的一处共享单车坟场 / The Atlantic
2018年,ofo宣布停止马来西亚业务。2019年3月,ofo和摩拜单车陆续撤出了新加坡市场,大量共享单车被收进了回收站,即将被当做废铁处理掉。共享单车的最后归宿——“单车坟场”也开始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蔓延。
这些公司可能从未想过,有一天将面临破产或被新东家更名时,自己曾经的产品没有留在“单车坟场”,而是登陆了一个从未被当作潜在市场的国家——缅甸。
如今,上万辆废弃的共享单车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运往缅甸,正在分批赠送给农村的学生,让他们可以不用再步行上学。
2019年4月,当共享单车公司们正忙着清算、退押金,缅甸企业家丹顿温(Mike Than Tun Win)从马来西亚、新加坡的仓库里低价购入了10000辆共享单车。6月初,其中6000辆单车已经抵达了仰光港口,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丹顿温每周都会在港口接收到新一批单车。
这些单车最终将被赠送给缅甸农村的贫困学生,解决他们上学路途遥远的问题。这个赠车活动被命名为“少走一些路”(Lesswalk),其宗旨是“减少步行、缩短距离,增加学习时间,增长知识。”初步目标是为缅甸贫困学生免费提供10000辆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缅甸企业家丹顿温与中国的共享单车“坟场” / 受访者提供
“缅甸是一个农业国家,而且缅甸的村庄相对来说是比较分散的。”
对于发起这个活动的原因,丹顿温接受世界说采访时说,“政府无法给每一个分散的村庄建立学校,所以,有的农村孩子每天上学、放学需要走很远的路。我在农村地区旅游的时候,常常会看见这些走路上学的孩子。有时候,因为路途太远,他们还会站在路边搭顺风车,他们对于校车更是为所未闻。但很多家庭因为太穷,都无法为孩子买一辆自行车。”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在2019年,仍有55%的缅甸儿童都生活在贫困之中,大多数儿童缺乏健康、教育、保护等方面的基本服务。今年4月,昂山素季在一次地区访问中表示,大约30%的缅甸人口仍然被列为贫困人口,其中,农村地区的平均贫困率为20%,城市地区为9%。
“缅甸的高中常常离农村较远,很多农村学生在准备升入高中的时候,干脆就辍学了。有的人依然选择坚持走远路去上学,但最后也可能因为雨季道路非常难走,逐渐地放弃了去学校。”
丹顿温说,“在新加坡,这些自行车变得一文不值,但在缅甸,它们却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缅甸掸邦的一处乡村小学 / UNICEF
今年33岁的丹顿温生于缅甸,8岁随家人移居新加坡,常年在新加坡就学、生活,随后毕业于南洋理工大学。
2011年,由登盛总统领导的准民选政府在缅甸掌权,并开始实施了一些政治、经济改革措施。大批旅居海外的缅甸人开始陆续返回缅甸,希望能为这个国家的转型和发展作出贡献。
丹顿温也是其中一员,他在仰光成立了一家科技投资公司,这几年来,已经投资了缅甸多个线上旅游平台、食品配送平台、物流公司、及公交车票务平台等线上生活服务公司。
今年3月1日,他在Facebook上发布了自己将废旧共享单车再利用的想法,并寻求帮助,希望能够与共享单车公司、清算人、回收站或政府机构等潜在的供应链取得联系。
消息发布之后,很多人都对丹顿温的想法表示支持,并伸出了援手。多家企业的赞助承担了活动50%的费用,剩下的50%则来自丹顿温的个人财产。这些钱将用来购买、运输、翻修那些被遗弃的共享单车。同时,丹顿温也收到了许多二手单车供应链线索,只是很多线索并未获得实质性进展。
3月中旬,丹顿温首先来到北京,“我在那里的一个回收站看见大约有3万多辆单车,其实里面有很多单车状态还好,完全可以继续骑。所以实际上大部分情况下,它们只是被弃置了。回收站只花了10美元/辆的价格来买下它们。那样的场景真让人难过,但要将它们买到缅甸并非易事。”
后来,丹顿温前往新加坡与马来西亚,计划从这两个国家购买二手共享单车,再运回缅甸进行翻修。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工人正在从卡车上将买来的共享单车卸下 / 受访者提供
“少走一些路”看上去是一种双赢的公益模式,在帮助欠发达国家的贫困学生解决交通问题的同时,也可以解决较发达国家共享单车投放过量的问题。
但事情不如想象中那样简单。当共享单车公司退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市场的时候,他们还需要给用户退回押金,所以回收而不是丢弃这些单车也许可能弥补一部分的损失。
此外,当地市政府也曾回收了一些弃置共享单车,但也不能直接转手卖掉,需要处理很多法律问题。
在今年4月,转机出现了。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新加坡共享单车公司Anywheel充当了中间人,该公司在一次公开拍卖中购买了4000辆二手ofo单车。
其创始人同样来自缅甸,他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说,“我们想做的就是把将被丢弃的单车送到更需要的人手里。很高兴有人率先行动起来,所以我们也要在非盈利的基础上提供帮助。”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缅甸学生在帮助搬运自行车 / AFP
同时,一家马来西亚仓库与丹顿温取得了联系,自称积存着着一批全新的oBike共享单车,希望有人能出钱买走它们。于是丹顿温很快从这家仓库买下了6000辆共享单车。
“这些单车几乎都是新的,从没被骑过,大多数还没有拆封。它们以每辆车15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我。这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幸运的事了,我实际上是以二手单车的价格买到了一批新单车。”
6月,这批单车陆续抵达仰光之后,有6至7位工人来进行翻修工作。首先需要摘取车上的智能锁,然后安装上普通的单车锁。
同时,每辆车还配备了一个后座,“这样一来,有的孩子可以两人共用一辆车去上学。”
这个过程中,摘取智能锁是最困难的步骤,需要用电动工具打孔。按照这样的流程,他们只能在一个工作日翻修完100辆自行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拆掉智能锁、换上普通车锁的共享单车 / 受访者提供
接下来是将翻修后的单车送到需要它们的学生手上。首先通过当地学校来了解学生的基本家庭情况,再进行筛选,并在分发过程中建立一个数据库。
“其实这个数据库很简单,”丹顿温接受世界说采访时说,“里面只是学校名称和学生名称。这主要是为了保证学生能因单车受益,防止它们的家人把单车拿去卖掉。”
由于很难去了解一个家庭的收入情况,丹顿温和他的团队制定了以下的选择标准:首先是年龄范围,受益学生必须在12岁至16岁之间;其次,只能选择上学时需要徒步2公里以上的学生;第三,受益学生的家庭确实无法负担任何代步工具。综合以上标准,方可分发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学生在单车旁嬉笑 / AFP
而从购买、运输、翻修到分发,整个过程算下来,每辆单车的成本大约是35美元。
从上周开始,已经有近1000辆单车被分发到了仰光和实皆的农村地区,并在接下来覆盖缅甸的所有行政区。
“我们计划在4到6个月之间完成一万辆单车的分发,为各个行政区的学生提供至少500到1000辆单车,”丹顿温说。
他希望能在未来3至5年内再购买九万辆单车,同时也将拓宽供应渠道——不止是购买废弃共享单车,也可以从盛行单车的发达国家购买二手单车。
“比如日本和荷兰。单车在日本学生中很流行,但许多学生高中毕业之后就不再需要单车了。如果可能的话,我也希望能够从中国购买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上学路上,缅甸孩子只需要一辆被丢弃的共享单车
丹顿温和获赠单车的学生在仰光郊区骑行 / AFP
活动期间,丹顿温不断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帖子以报告最新进展。而来自加纳、柬埔寨、老挝、印尼、越南等国家的留言纷纷表示希望能以同样的方式帮助自己国家的贫困学生,并询问应如何得到这些自行车。
一位来自越南的公益人士留言说,“很感激你的想法。当我在网上看见中国‘单车坟场’的照片时,也有过相同的想法,但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将它们运送到我的国家。所以我很高兴能够跟进你的活动,并从中学到实践经验。”
“我个人能力有限,只能在缅甸做这件事,”丹顿温说,“在过去几个月中我费了很大周折去促成它,经历了很多挣扎。如果有人想在柬埔寨或者别的国家做类似的事,虽然只能靠他们自己去筹款,但我可以分享经验和现有的供应方。这也可以帮他们省去很多麻烦。”

电邮: sheng6665588@gmail.com
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19  京ICP备06028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