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_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设施展示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 设施展示 > 正文

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发布时间:2019-07-11 09:42 浏览数量:

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在苏联解体前,在费尔干纳山谷出口的两座城市安集延和奥什,如同两个双胞胎一样,交易往来密切。但自从1991年以后,这一对双胞胎被分开了,安集延发现自己身处乌兹别克斯坦,而奥什已经位于吉尔吉斯斯坦。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安集延和奥什
这两个邻居国家在边界建立了边境哨所,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当局残酷镇压了安集延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并封锁了边境,停止了贸易,还导致许多家庭的分裂。当地著名的茶馆也被木板封了起来。
而如今,一座这座明亮通风的茶室是又重新开了起来,恰恰是凭借费尔干纳山谷中两座最大城市之间的交通优势而建造的。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忙碌的交通要道
自苏联时代以来,伊斯兰•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作为保守的铁腕领导人,一直严密的管理着乌兹别克斯坦,直到他2016年去世。继任者-沙夫卡特·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把经济改革作为了国家的政策,其中重要的行动就是重新开放了一部分与邻国的边境。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费尔干纳山谷的城市
现在,茶馆饭店的服务员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丰盛羊肉汤,招待往返于两座城市之间的农民工、商人和采购者。茶馆外面,卡车满载着从水泥到电子产品的一切货物,边境熙熙攘攘。
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酒店里挤满了来自西方的咨询公司、沙特王子以及热切的亚洲投资者。
这种热烈的经济发展氛围,让人们不禁想起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国家的经济开放。但在乌兹别克斯坦,计划经济制度一直存在。当邻国哈萨克斯坦拥抱市场经济并欢迎外国投资时,前领导人卡里莫夫(Karimov),却决定将乌兹别克的经济发展关上大门,所有企业均由国家控制。私营企业能够参与的行业仅限于零售和其他服务业。对货币和资本的管制不仅导致美元的短缺,还导致了市场上现金的短缺。政府的腐败,把与国家的经济发展拖入泥潭。当时,大约有200万乌兹别克人,背井离乡移民到俄罗斯寻找工作。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国家垄断的天然气和棉花的出口,而棉花则是通过强迫人们劳动以获得外汇,并由国家的安全部门统一管理。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乌兹别克总统沙夫卡特·米尔济约耶夫
尽管继任者米尔济约耶夫从未公开否认过老总统,但过去两年他一直对政府重要部门的人选进行着改革,例如他解雇了以前的安全部长鲁斯塔姆·诺亚托夫(Rustam Inoyatov),而改任亲商的技术官员管理部门。目前,政府已经取消了大部分的资本和货币管制,大幅限制了强迫劳动,并开放了边境。具政府的官员们说,工资税的实际税率已从70%降至30%左右。
“我们失去了20年,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迎头赶上,”经济部副部长拉弗山•古尔亚莫夫(Ravshan Gulyamov)表示。
去年,政府登记注册的企业数量翻了一番,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四倍,尽管最近增速有所下降。但是财政部长加姆沙德(Jamshid Kuchkarov)说,到目前为止所做的改革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它们受到了普通公民的欢迎。改革将逐步进入困难的阶段,例如提高公用事业的收费,使国有企业的利润合理化并逐步进行私有化改革,以及试图提高农业生产率,目前农业为三分之一的人口提供就业,这些改革都将更具争议。此外,乌兹别克斯坦有一半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这就需要政府加快提供就业岗位的步伐。
以前,乌兹别克斯坦的大部分可耕地都用来种植棉花和小麦,从经济和环境的角度来看,这两种作物的收益甚低,因为在种植过程中这消耗了大量宝贵的水资源,但利润并不高。目前,政府鼓励农民种植水果和蔬菜。
“一公顷棉花只能创造两个就业机会,但一公顷西红柿能创造20个就业岗位,这还不包括储存和运输环节能创造的岗位。中国和俄罗斯的巨大市场就在隔壁,这两个巨大的市场会进口乌兹别克的特色农作物-樱桃和西红柿。
现在,政府已经取消了对棉农的各项补贴,而转向依据市场价格交易,并颁布大幅限制原棉出口的政策,以促进国内纺织业。目前,乌兹别克的纺织品出口已从10年前的1亿美元增至去年的19亿美元,政府计划到2025年,纺织品出口达到70亿美元。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我们的近邻-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复兴之路
乌兹别克的丝绸纺织工厂
乌兹别克的各国外交官,被政府指示首先集中工作精力,以筹集海外投资资金。每一个大的大使馆都被分配了责任区域作为筹资资金的管辖区。费尔干纳地区的副省长Mukhsinkhoja Abdurakhmonov,曾在可口可乐工作,并在日本上学期间,撰写了一篇关于外国直接投资的博士论文。
“我们仍然必须克服我们国家以前的不良印象,我们需要展示一些成功案例,以证明财产权在乌兹别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表示。
一位西方的外交官表示:“他们推动改革的速度,超出了我们许多人的想象。”为了实现这一雄心,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先生已经招募了一些经验丰富的海外移民,比如前投资银行家,现任股票市场监管机构主席,前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行长,现任贸易和投资部长。目前,乌兹别克的经济还严重依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专业知识,尤其是如何为一系列私有化的政策铺平道路。
“我们必须经历每一项改革,世界金融机构提供了我们缺乏的透明度和专业知识。只要一切都是公正公开的,谁拥有什么并不重要“,他说:“我喜欢美国超市的原则,在那里每个买家都是平等的。”
但也有人发出质疑,政府到底如何保障公平。英国阿尔斯特大学的克里斯蒂安•拉斯莱特指出,塔什干市长正在监督一个新的大型住宅和写字楼开发项目,与他有关系的公司正在帮助建设这个项目。涉足乌兹别克斯坦铜和钢铁行业的金属大亨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最近把自己的私人飞机租给了米尔济约耶夫,当时米尔济约耶夫正飞往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但乌兹别克斯坦的国有航空公司支付了这笔使用飞机的费用。
如果想让乌兹别克人民对米尔济约耶夫的改革政策保持支持,则必须給他们这样一种印象,即改革不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大众的福祉。
 
 

电邮: sheng6665588@gmail.com
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19  京ICP备06028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