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国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 国际交流 > 正文

无目击证人,FBI靠什么手段让证据说话?

发布时间:2019-06-26 10:45 浏览数量:

无目击证人,FBI靠什么手段让证据说话?

昨天,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Peoria的联邦地区法院,通过9天公开庭审,陪审团经过审议,宣判绑架和谋杀章莹颖的被告克里斯滕森有罪。我在宣判现场目睹了这一伸张正义的历史时刻。
本案侦破中,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受害人的遗体或任何物理残留,也没有目击证人,在庭审过程中说服法定的事实认定者——由12名当地居民组成的陪审团——认定被告谋杀受害人,是联邦检察官必须面临的一个严峻考验。为此目的,检方收集和使用了各种可能的证明手段,包括证人证言、被告谈话录音、被告网上和网下购物记录、被告电子设备通讯、上网记录等等。其中,FBI用现代科技手段提取、分析,并向陪审团展示的"科学证据"起到了其他证据不可取代的作用,可谓居功至伟。
这些科学证据,主要包括FBI探员在被告卧室的床垫底部、地毯、墙壁,以及被告的棒球棍上面,提取的微量血液残留,然后经过FBI实验室DNA检测,确认血型,对比在章莹颖住所提取的受害人DNA,认定两者是否匹配,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匹配。如果这些证据能够证明,被害人曾经出现在被告住所,陪审团就可以合理地推论,被告在其住所杀害了被害人。
观察上述科学证据在本案庭审中的运用,有以下感受:
第1、 本案中,检方使用了先进的科技手段,提取到关键物证。
据庭审材料披露,案发后有人对作案车辆、寓所等使用强力清洁剂等化学品进行了清刷,有关场所已经没有肉眼可以发现的作案痕迹。FBI法证人员借助化学试剂,费九牛二虎之力,才在被告卧室的床垫底部、地毯、墙壁、棒球棍上面,提取到微量血液残留,足以进行DNA检测。但在被告浴室却一无所获,这点也成为辩方质疑检方证据的一个比较有力的理由,但幸好在卧室的发现,足以弥补这一缺憾。
第2、 检方现场取证人员和实验室检测人员作为证人出庭,接受辩方质证。
三位参与现场取证的FBI警员全部出庭,以一般证人身份,就现场取证过程、技术、程序等一一作证,并接受辩方质证。
一位在FBI位于弗吉尼亚州的FBI鉴定实验室主持检测的法庭鉴定人(Forensic Examiner)作为专家证人出庭,就检测的方法、过程作证,并就检测结果进行当庭解释,接受辩方质证。
第3、 科学证据的运用——似然比及其证明力。
检方专家证人在解释有关检测结果时,运用不具备专业知识的陪审团成员可以理解的语言,当庭表述了几层含义:
(1) 没有任何科技手段,包括最前沿的DNA技术,可以达到100%的确认度,认定从被告寓所提取的血液是被害人的。
(2) 目前认定科学证据证明力的公认解释概念是似然比(likelihood ratio),指用以描述指向特定个人DNA的可能程度与不是特定个人DNA的可能程度的比率。
(3) 目前普遍公认的理想似然比是"一万亿之一"(one trillion to one),即有关DNA测试结果不是指向特定个人的可能性,只有一万亿分之一,即"1之后加12个零"(1000000000000)。
(4) 本案DNA检测结果显示,在被告卧室的床垫底部、地毯、墙壁、棒球棍上面提取到的微量血液残留,不是被害人血液的可能性,远远超过"一万亿之一"的行业标准。具体包括:
a. 一个床垫底部的血液残留,不是被害人血液的可能性,为44 sextillion之一,白话翻译:"44后加21个零"(4400000000000000000000)。
b. 棒球棍未提取到血液,但残留的DNA,不是被害人DNA的可能性,为33 兆(octillion)之一,白话翻译:"33后加22个零"(33000000000000000000000)。
c. 在卧室地毯的血液残留,不是被害人血液的可能性,为97兆( octillion)之一,白话翻译:"97后加22个零"(97000000000000000000000)。
d. 在其他地方,包括另一个床垫、被告车辆乘客一侧座椅等处,提取的DNA不足以得出可以认定的结论。
从陪审团作出的有罪判决来看,上述科学证据应该对陪审团的事实认定起到了作用。
科学证据的威力,在于其强大的证明力,能够在自然人肉眼无法观察到的地方,展示案件事实的蛛丝马迹。同时,科学证据不等于完全确定。其价值,不仅在于其能够证明什么,也在于其不能证明什么。承认,并有能力解释科学证据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不确定性的具体程度,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这,正是科学证据的魅力所在,也是科学证据对于司法证明的核心价值。

电邮: sheng6665588@gmail.com
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2019  京ICP备06028138号-1